您好,欢迎访问
联系我们|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象文章 >

卡尔森谈自己下棋的方法

日期:2015-03-17 18:30|来源:未知|作者:admin

 在法国著名的《世界报》的采访中,马格努斯·卡尔森回顾了自己在与阿南德的世界冠军赛中的胜利,并且谈论了自己的观点和胜利的方法。随后他详细阐述了他和卡斯帕罗夫的合作,以及他的收获。他强调了一个卡斯帕罗夫最强且最易被忽视的能力:他对对手心理的理解。

记者:我们在2008年的时候认为你是国际象棋界的希望而采访过你,现在你是世界冠军了。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卡尔森:2008年是我取得突破性进展的一年。我赢得了维克安泽锦标赛并且获得了进一步的好成绩,不过之后我的成绩似乎停滞不前了。年底的时候,我通过Frederic Friedel(Chessbase公司的一个主管)与卡斯帕罗夫取得联系。他建议卡斯帕罗夫对我进行长期的训练,卡斯帕罗夫同意了。我们在2009年2月开始了我们的第一个训练阶段,并且在一整年里进行了几段时间的训练,包括在夏季中的两周。无论是否比赛,我们都保持联系。

记者:棋手们一般为了避免把线索透露给对手而对自己的训练方法缄默不言。你能说说你的训练方法吗?当然你可以对你的密码有所保留。

卡尔森:大量的工作集中在开局,我们尝试找到新的想法,卡斯帕罗夫给我一些关于棋手的心理方面的信息。在这方面,他比其他任何人都知道得多。甚至对一些难以预计的棋手,比如俄罗斯的莫洛佐维奇和乌克兰的伊万丘克,他也能在他们的对局中找到一些规律。
至于那些像克拉姆尼克和阿南德这样的前世界冠军般的精英棋手,他也知道他们更乐意怎样的局面,在哪些局面中感到为难。我和他讨论过很多事情。他也有一些我当场就反驳的观点。我很仔细地听他的建议,不过取决与否还在于我。这也是我们的合作在一年后结束的原因吧。不过,现在看来,我认为这算是一个有成果的合作:我在他身上学到了很多,而且将目标拔高为成为世界冠军。

记者:难道你的目标不是成为世界冠军吗?

卡尔森:这点可能让你感到惊讶。拿到这个头衔从来不是最优先考虑的,而且从来不是我长期计划的一部分。我有这个梦想,但直到2012年年底我觉得准备好了参加候选人赛的时候我才确立了这个目标。

记者:你之前从来没有参加过一对一为主的比赛,并且你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阿南德从世界冠军的宝座上赶了下来。

卡尔森:开始总是不容易的,前三局和得很精妙。第四局帮我找回不少信心,即使也是和棋。我在第五局和第六局的胜利,理论上应该结束掉比赛了:我只要在执黑的时候小心一点就行了,因为我执白的时候一点问题都没有。阿南德的问题是,他已经不再是七八年前的状态了。他不想冒险,更喜欢确保和棋的局面。但是在世界冠军赛上,你需要绞尽脑汁并且要冒险。

记者:有人批评你是利用你们之间的年龄差在下棋,就是把他从无聊的局面中拖出来,期待他犯错。这是你的棋风吗?

卡尔森:自从我和卡斯帕罗夫合作,我的战略是这样的:当所有棋手都在自己的电脑上准备的时候,即使我的电脑比他们的都好,我都不过于依赖电脑。在开局阶段,我只需要形成一个能让我展示才华的局面就行了。变得更聪明而不是企图碾碎别人。我试图找到他将在哪里给我下套并且尽我所能地避开他准备的局面。我试图下出40或者50步好棋,并且强迫我的对手也得好好应对。即使局面很简单或者看起来很简单,我也试图集中注意力并且变得富有创造力,从而找到不明显的机会,而不是下得很安全。知道怎样在各种情况下随机应变是很重要的。在这些方面,我和全盛时期的卡尔波夫差不多:他对自己的能力深信不疑,他是非常好斗的并且赢得了很多比赛的冠军,因为即使在不好的局面中,他觉得他仍然能够赢,并且穷其所能。至少我们在精神上是一致的:在比赛期间,我总是相信自己。

记者:在对阿南德的胜利之后,我们关注到你给皇马开球了,会见了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在电视直播中把比尔·盖茨打个落花流水。你要成为一个明星吗?

卡尔森:突然而来的名气对我来说是一个惊喜。看到外界因我拿到世界冠军而对我的看法有很大改变有点怪怪的,因为我不认为成为世界冠军比我之前取得的成绩高到哪里去。在挪威,比赛有很大的影响力:比赛每天都在电视上直播,并且还在重播,因为我在苏黎世的比赛赢得冠军。越来越多的人下棋了,棋也进入了越来越多的学校。

记者:在2008年,你确信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青少年。现在你长大了,成为公众眼里的世界冠军了。你还认为你是一个“普通”人吗?

卡尔森:我认为我是,不过让别人判断去吧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在线报名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