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
联系我们|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象文章 >

克拉姆尼克论13棋王——从斯坦尼茨到卡斯帕罗夫(下)

日期:2015-03-17 18:30|来源:未知|作者:admin

8.外星来客的米哈伊尔•塔尔

克:我不认识塔尔,但是我很幸运的和他下过两盘棋。1990年他参加了莫斯科的一个强手云集的公开赛。我为他感到有点遗憾因为他看起来糟糕。我们没有在主赛场的棋盘上相遇,但是组织者在休息日安排了快棋赛和15分钟比赛。

记者:你们的比赛下的如何?

克:我们在快棋赛中握手言和,在15分钟比赛中我取得了胜利。塔尔弃了一子,之后又弃一子,却没有什么补偿;他很享受比赛,下的很开心,也很放松,那就是比赛结果意义不大的原因。当他尽力时,塔尔依然能够保持高水准的比赛。顺便说一句,他在快棋赛中下的很漂亮,我们俩赢得了得了第2、3名。我那时是15岁,棋力不是很强但是却反应很快。快棋赛众星云集:共有12名棋手,包括10位特级大师,以为国际大师和我——国际棋联大师。

在我和塔尔的对局中,曾有一刻我感觉很沮丧。在一个艰难并近乎均势的局面下,我们各自还有半分钟时间。我下了一步棋,然后意识到我的对手能够发起一个隐藏的战术打击。小旗升起来了,只剩下我们的手在移动棋子!这时塔尔立刻发现了那个打击,而后我的局面便毫无希望了。我不能说我印象很深——我知道对手是塔尔,但却是一个饱受恶疾折磨的塔尔……其他任何棋手在经典棋局中都不见得能发现这个战术打击。然而,在小旗就要落下时,比赛因长将而以和局结束。

塔尔是个明星,他是真正的国际象棋天才。在我看来他没什么野心,他下棋主要是为了好玩和享受比赛。这个心态完全是非职业的。但是他却是个天赋异禀的棋手,甚至以如此业余的态度,塔尔设法成为了世界冠军。

在我小时候我没能研究他的很多对局。正如我前面提到的,在我生活的偏僻小城没有几本国际象棋书。我长大后浏览了塔尔的对局。我敢说他是一个很强的局面性棋手。但是很多人却认为他只是一个战术家。实际上,尽管他有着很棒的战术头脑,同事他也是一个多面性的国象棋手,就像他这个棋力的任何专业棋手一样。在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他又掀起了他第二个成功的浪潮,以训练有素和局面型的方式来下棋,出色的赢得了大量局面型比赛。

记者:人们认为那时他与卡尔波夫合作的结果。

克:我不这么想。当然,他与卡尔波夫的合作对他很有帮助,因为那将他在之前所沉溺的其他种种娱乐上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棋上面。作为替代,他在国际象棋上面下功夫。但是我认为他与卡尔波夫的合作并不那么的重要。塔尔是出类拔萃的多面性国象棋手。当然,他对国际象棋的态度也有影响。要是他有鲍特维尼克的性格,他该是别人所无法对付的……

记者:然而,一个人不会拥有所有——不是缺这个,就是少那个。

克:是啊,就是这个样子。还有一点我想要论述一下:每个国象棋手都有他的弱点。长处从某个角度来说会产生出弱点。我们无法将鲍特维尼克的最强项与塔尔的最强项结合起来,因为它们是相互排斥的(在棋感上)。塔尔的才能、比赛的态度、放松的心态和巨大的创造性活力给予了他牢不可破的优势,但同样也有其缺点。我觉得这样一种心态不会让一个人将冠军头衔保持个,比如说,15年。它就像壮丽的闪光,一颗上升又下落的星星——这样的人可能无法以别的方式活着。这种星星是如此的耀眼,使其无法将它的能量维持很长时间,很快就会燃烧殆尽。

要谈论塔尔很难,因为他是个有迷人魅力的棋手,同时也是个不同寻常的人。就像是自然的奇观。我很肯定如果他致力于其他任何领域,也会获得成功的。他头脑敏捷而出众。如果他搞学术,可能已经得了诺贝尔奖。他是个超凡脱俗的人。顺便说一句,很多认识他的人都会说他与人类没有什么关系。他就像一个外星的来客!那就是他下“无法辨识”的国际象棋的原因。分析他的对局就相当于探讨上帝长的是什么样子一样。

9.
完美平衡的吉格兰•彼得罗辛

记者:下一位世界冠军是一个更加脚踏实地的人么?

克:是的,他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人。要对彼得罗辛有一个清晰的印象,需要仔细的研究他下过的棋。可以说,他是一个非常“神秘”的棋手。我们可以将彼得罗辛称为第一位称得上是防御家的人。实际上他是证明任何局面都是能够防御的第一人。彼得罗辛为国际象棋贡献了防御的要素——今天这种要素正在越来越多得到发展。他表明国际象棋包含了大量的对策,防御便是其中之一。

彼得罗辛是一个非常精深的国象棋手,他很难为人所理解。我认为他并没有被正确的展现给世人。他是少数几个在我浏览过他的对局集后仍然无法形成清晰印象的国象棋手之一。彼得罗辛有些神秘的地方。他是一个出色的战术家,也是一个很棒的战略型棋手,尽管他对局面的理解力不如斯梅斯洛夫那么好。但是很多人却认为他是局面棋的大师。当然他是一个可以处理各种局面的棋手,但是我认为局面棋并不是他最喜欢的。防御和宏大的战术眼光才是他最强的地方——那便是他如此善于防御的原因。只有出色的战术家才能成功的防御,而且他可以完美的看出对手的所有战术机会与细微之处。我甚至可以说而进攻是一种局面技术,防御却不是。你多半可以根据总体思路来发动进攻,而在防御上你必须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计算变着和确认特定的局面特征对于防御的重要性要远远胜过于进攻。

当然,我应该说一说彼得罗辛的对危险的敏锐感知力。在一定程度上,这个能力与他精于防御是息息相关的。彼得罗辛可以感觉到危险。我同样认为他是不可预测、出人意料的。

记者:看起来好像在他30多岁时他并没有很快的取得进步和达到他的高度。

克:就我的理解,他是个“平稳”的家伙:稳重、镇定、协调,具有强大的神经系统和健康的性格。他是以那样的方式前进的:他不会遭遇失败、不急不躁的达到他的目标。

10.
无所不包的鲍里斯•斯帕斯基

记者:你怎么形容鲍里斯•斯帕斯基?

克:我同意“官方版本”:他是第一位真正多才多艺的棋手。我非常喜欢他的棋。我认为他是一个心胸宽广的的人,不会太在意种种杂七杂八的东西。斯帕斯基的棋让我想起了凯列斯。但是斯帕斯基要比凯列斯更富于幻想和想象,后者在我看来在幻想上有一些问题。

斯帕斯基同样是一个正确的棋手,在“古典”领域他就像斯梅斯洛夫。但是斯梅斯洛夫是个安静的棋手,斯帕斯基则有着攻击性的棋风。他将不同国象棋手的特质结合了起来。他像阿廖欣一样珍惜时间。他是个很出色的战略型棋手。他在战术上不是特别漂亮,有时候他会有点误算,但是我觉得斯帕斯基在每局棋上都花了大量精力,国际象棋是他的性格的反映。他的比赛富于观赏性:他动用了整个的棋盘。他设法处理一切,争夺空间,在四处给对手施加压力……我仔细的研究了菲舍尔——斯帕斯基的对抗赛,我敢说斯帕斯基下的棋几乎和菲舍尔一样下的很出色。

记者:那么他有什么弱点呢?

克:他在输掉的比赛中几乎是每隔一局就会难以置信的下出一步错棋。我不知道他怎么了。一定是菲舍尔的活力和极度的压力让一切都改变了,就连斯帕斯基也不例外。但是如果我们将这些错棋排除在外,对抗赛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尽管人们认为这几乎是一场完全一边倒的比赛,实际上它是少有的几场其比分不反映实际情况的冠军头衔争夺战。在对抗赛的下半部分,斯帕斯基向对手施加压力,而菲舍尔在每局都逃脱了。在比赛中,斯帕斯基也许因为对种种杂七杂八小事的忽视而遭受损害:他没能算出某些棋路,时不时的出现失误,在赢棋的局面下犯错,或是觉得局面已经够好了而放弃了进一步的计算。……他的强项变成了弱点。大概是他的懒散让他失望。例如,我曾听说斯帕斯基在国际象棋上花的时间并不多。他没有太多的职业精神。

斯帕斯基既非训练充分,也不算雄心勃勃。我觉得,在他看来世界冠军与列宁格勒冠军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他采用类似的方法来准备比赛。而他又不太幸运,因为他和菲舍尔生在同一个时代,后者是很少有世界冠军能对付得了的!

记者:你们见面时你对斯帕斯基是什么印象?

克:我们谈了很多,甚至还为同一家俱乐部效力。我曾经和他住在一起。他是一个非常正派、坦诚、聪慧和率真的人。我非常欣赏他的这些品质。而且他的国际象棋水平很高也是显而易见的。当我们见面时,我们有时候会稍微分析一下不同的局面:他可以很快的理解并且总是给出明智的建议。听起来也许很奇怪,对于鲍特维尼克我却没法这么说。这就是我参加他的学校时对他的印象。当然,鲍特维尼克的建议总是非常有趣,但是有时候他的提议是“靠不住的”。的确那不会经常出现,但是它确实出现过。斯帕斯基却不这样,他总是一针见血。有时候他不充分的做计算,但是他能在15秒内抓住棋局的正确方向!这还有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片段。三年前,我们参加一场庆祝科尔奇诺伊诞辰70周年的国际象棋锦标赛,已经年过花甲的斯帕斯基在一盘完美的对局中击败了肖特。更让人惊讶的是,他们下出了肖特最擅长的那种局面,然而肖特却完全没有发挥出自己的优势来!

斯帕斯基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展现出他的全部潜能。但是不论如何,他在全盛时期下出的棋是极为重要的。

记者:如此看来,斯帕斯基很不幸和菲舍尔出生在一个时代!

克:其他棋手遭受到了更大的不幸:如果不是某些活在他们时代的天才,他们早就成为世界冠军了。

11.
精力充沛的鲍比•菲舍尔

克:我该怎么说菲舍尔呢?我觉得此人必定是世界冠军,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住他。这是毫无疑问的。他的国际象棋生涯绕了一个大圈子,但是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我认为早在他成为世界冠军之前的五年,大家都知道不可避免的事情就要发生。他真是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连斯帕斯基也被这台“机器”给碾过去了。我觉得换做是其他任何棋手也都会输给菲舍尔。他们并不太弱,这是命运的意志——菲舍尔会突破任何封锁线。

记者:菲舍尔拥有压倒性的优势是因为他的活力和理解力么?

克:在某个时刻他拥有着一切:活力、魄力、准备、强大的棋力等等,就好像所有光线都聚集到一点上一样!他没有任何弱点——你怎么能对付这样一个人呢?!当一切都恰到好处时,每一位杰出的棋手都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在我看来,菲舍尔在候选人循环赛和与斯帕斯基的对抗赛中达到了他的巅峰。

记者:据说卡斯帕罗夫声称菲舍尔是现代国际象棋的先驱者。

克:我觉得不是。斯帕斯基同样会下最新式的国际象棋。菲舍尔在开局中发现了现代化的准备措施。鲍特维尼克认识到了赛前准备的重要性,而菲舍尔则赋予了它现代性的倾向:在每一个开局中,无论他是先手还是后手,他会在每一步棋给对手设置困难。菲舍尔让对手从刚一开始就忙于应对,他从第一步棋就开始设置难题!而后卡斯帕罗夫发展了这种“高压”风格;并在一定程度上追随着菲舍尔。菲舍尔是第一位从第一步棋到最后一步都不让对手有一丁点喘息的国象棋手。无论是局面型棋还是战术型棋他都有着相似的规则:他尽己所能给对手很多难题。他下的是“精力充沛”的国际象棋。

记者:那么他出了什么事情?他自己累垮了么?

克:我不知道。很可惜菲舍尔放弃了下棋,他对卡尔波夫的比赛将会非常有趣。这里有一个观点我想陈述一下。随着国际象棋的发展和比赛水平的越来越高,国象棋手们失去了他们各自的棋风,很少有棋手有明了的棋风。我们正在转向一种多面型的风格。我不能说菲舍尔有明了的棋风——他是一个多面型的棋手。事实上我更愿意称其为累积的风格。在他的全盛时期,他结合了斯梅斯洛夫的精确与斯帕斯基的普遍性以及阿廖欣的精力……他的理性主义是他唯一的弱点,他不擅长于不合理和不安全的局面。而此处斯帕斯基则更胜一筹。菲舍尔对比赛有着清楚地计划。在对抗赛的第11局,斯帕斯基胜了他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在毒兵变化中他将菲舍尔杀的惨败。那并不是开局准备的缘故,不过是因为这种类型的棋对菲舍尔来说是困难的。当然了,这些是细节之处,是试着来发现其薄弱环节并说明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菲舍尔自己承认了这个弱点,并努力避免那些局面。

清晰明了的计划是他的长处。菲舍尔精于西班牙开局,在这种开局里很难在棋盘上给他制造混乱。

12.
令人惊叹的阿纳托利•卡尔波夫

记者:对于菲舍尔——卡尔波夫对抗赛可能出现的结果我们可以讨论很长时间。你怎么看呢,卡尔波夫有机会赢么?

克:他有机会。我觉得菲舍尔的机会更好,但是卡尔波夫也有他的王牌。我指的是卡尔波夫的准备,因为菲舍尔是一个“孤独的水手”。他没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助手,而且他会下有风险的开局。卡尔波夫会在开局上给菲舍尔设难题,以此获得机会。我想要提一句,那就是盖列尔在对菲舍尔的比赛中取得了正分。盖列尔精通开局,对理论有着精深的理解,这对菲舍尔来说是不容易对付的。论下棋的水平菲舍尔是要比卡尔波夫高一些的。但是如果卡尔波夫能够在开局上取得优势,比赛将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

记者:卡尔波夫追求的是多面型风格么?

克:当然。此外,他的棋还有很难理解的地方,没有人会像他那样处理。要我来谈卡尔波夫更容易些,因为他的对局集是我的第一本国际象棋书。我在孩童时就研究了他的著作,而后我和他下了不少盘棋。他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国象棋手,一个优秀的战术家,可以出色的计算变着,在局面上他也很强。他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有趣的是,他有力的否定了斯坦尼茨的主张:如果你有优势就该进攻,否则你会输掉比赛。当有优势时,卡尔波夫常常拖延时间并继续获得优势!我不知道还有谁能做到那一点,太不可思议了。这个技巧总是让我感到印象深刻、心情兴奋。当局势看起来就要开始决定性的攻击时,卡尔波夫则下出a3、h3的棋,他的对手的局面就土崩瓦解了。

克:卡尔波夫在1994年的利纳雷斯大赛中击败了我,他下过13盘棋获得了11分。我陷入了处于劣势的残局中。然而,它看起来不是太糟糕。而后我下了几步恰到好处的棋,却不明白我是如何走进输棋的局面的。尽管我已经是世界排名前十位,我甚至在比赛后还是没能明白其中缘由。这是少数几局我感觉自己像个对国际象棋一窍不通的傻瓜的比赛!对于顶尖级棋手来说这样的事情极少发生,因为通常来说你会意识到自己已经输棋了。这个时候找不出任何解释——其中有些几乎无法察觉的东西,卡尔波夫的特色也是如此。

至于其他方面,卡尔波夫是个很强的全能型棋手,与其他棋手并没有太多差别。但是上面所说的“知道如何”使得他与其他那些排名靠前的国象棋手区分开来。

记者:他有很强的棋艺么?

克:是的,他的确是一个伟大的棋手。他的作战技能是首屈一指的。当我开始参加超级锦标赛,我对他在一瞬间适应变化的环境的能力产生了深刻的印象。例如,你看卡尔波夫下棋,他处于压力下,连续6个通过加强他的局面来防御。依靠出色的计算他顽强的防御着,很难被突破。他看起来想要求和。他的对手稍加放松,卡尔波夫就扳平了局势。到了这里任何其他棋手都会同意和棋,很高兴痛苦终于结束了。而同时卡尔波夫却开始为胜利而战!对他来说很容易忘记之前棋盘上发生的事情,他并没有想刚刚过去的那些。卡尔波夫不会受到情绪波动的影响,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刚刚开始比赛的人。如果他看到一丁点机会,他就会努力利用它。

让我们想一想在巴吉奥对抗赛的最后一盘棋中卡尔波夫对科尔奇诺伊取得的胜利。科尔奇诺伊在对抗赛的结尾开始略胜卡尔波夫。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卡尔波夫肯定是疲倦了。当科尔奇诺伊占据了一个优势,卡尔波夫展现了一场出色的比赛!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而比分也没有从5:2变成5:5,在他输掉有点差的车残局的休息之后没有任何艰苦的比赛,卡尔波夫就像是对抗赛的第一盘棋那样下着棋!尽管承受着强烈的压力,当他的未来要取决于对抗赛的结果时,他就像是在自己厨房里训练一样的以放松的方式下着棋。当然,他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战士!

记者:来增加一些“人的特性”,卡尔波夫的弱点是什么呢?

克:我觉得他不太注意战略。正如我所说的,他很容易忘记棋盘上所发生的事情。或许是他对于下棋没有一个足够深刻的战略思路。卡尔波夫是一个可以下出大量简短的2到3步战术组合的国象棋手:他转移他的马,占据住空间,削弱对方的兵。在我看来,他天生就不是一个战略型的棋手。像菲舍尔一样,当看到棋盘上出现混乱时他会犯迷糊。然而,所有这些弱点都大大的符号化了。

有时候他想必是太过自信了。他很是肯定如果有必要他就能找到出路,结果棋下的太过随便了。卡尔波夫很明白他的局势变得越来越糟糕,但是他还是愿意这样想:“无论如何我都会战胜他的”。他感觉他总是能摆脱掉它。当他遇到卡斯帕罗夫时,他失望了。在他们第一次较量中,他摆脱了有问题的局面,而在接下来的一局局比赛中,他越来越难以对付这些问题。很有可能是他缺少严谨的计划。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卡斯帕罗夫出现以前他占据着绝对优势地位。起初他不需要严谨,而后来要再训练是很困难的。

记者:但是卡尔波夫也一定在他与卡斯帕罗夫的对抗中取得了进步么?

克:当然,像其他出类拔萃的国象棋手一样,他也取得了进步,他充实了他的棋艺。但是卡斯帕罗夫却是以惊人的速度在进步着。1984年的卡斯帕罗夫与1995年的他简直判若两人,后者可以让出一兵,并将这个兵送给前者。卡斯帕罗夫的学习能力总是他的强项。卡尔波夫同样拥有这个才能,但是卡斯帕罗夫超越了他。

13.
灵活变通的加里•卡斯帕罗夫

记者:我们能说卡斯帕罗夫是国际象棋的奇才么?

克:是的,当然了。要谈论卡斯帕罗夫总是很困难。首先,我们生活在同一个时代,我和他下过许许多多盘棋。其次,他是一个似乎没有弱点的国象棋手。最后,我不知道他在全盛时期有什么弱点。关于他的书很多。

他是一个严重的工作狂;他工作起来甚至比菲舍尔还要拼命。卡斯帕罗夫是幸运的组合体:孩童时遇到的好教练,学习的便利条件,极为强大的意志力。

说到他的强大意志力,卡斯帕罗夫可以与鲍特维尼克相比,但是他超越了他的老师,因为他更加灵活。正如我所说的那样,鲍特维尼克的固执是他的优点。同时也有其不利之处。尽管固执,卡斯帕罗夫却愿意接受任何的改变。他可以在半年内改变他在国际象棋上的看法。卡斯帕罗夫像一块海绵一样吸收东西;他吸收着所有的改变,他所看到的一切他都能快速的加工处理,并使之成为自己武器库的一部分。我想这就是使卡斯帕罗夫不同于其他国象棋手的最主要的品质。

客观的说,卡尔波夫教会了他很多东西。在他们赛前,卡斯帕罗夫还不能完全理解卡尔波夫的所有长处。只有当你开始与他对局时,你才能完全的领会到那些长处。在1984年他们对抗赛中,卡尔波夫教了卡斯帕罗夫很多。我们从他之后与卡尔波夫的交锋中可以看到,卡斯帕罗夫完善了自己棋的那些方面,而它们历来都是卡尔波夫的强势所在。

可以肯定,卡斯帕罗夫有很高的才能。在国际象棋领域没有什么是他不能处理的。其他世界冠军总有些什么“缺失”。我却不能这么说卡斯帕罗夫;他能做到一切。如果他希望出色的下出某种局面,他就会那么做。对他来说在国际象棋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然而,在同一段时间内不可能在所有方面都很完美。卡斯帕罗夫在他国象生涯的每一步都存在着弱点,因为一个人不可能将精力集中于所有方面。但是他能够在2到3个月里掩盖住他的弱点。而后又一个弱点出现了但是你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及时利用他那些“快速消失”的弱点是很重要的,因为之后你就再也找不到它们了。

很明显在1984年卡斯帕罗夫在防御方面存在一些问题,他有点太过冲动、太激进了。但是在1985年他就表现出一种完全不同的下棋风格来。卡斯帕罗夫在某个时刻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然后能够改正他的弱点。他的学习能力是无人能及的!

记者:1995年当你帮助卡斯帕罗夫准备他与阿南德的对抗赛时,是谁在教谁呢?

克:我们两个都是。我希望我也有学习的能力。也许不像卡斯帕罗夫那么优秀,但是我的确有这能力。大体上我们只是在工作。卡斯帕罗夫想要赢得比赛,而我在帮助他实现,没有其他的想法。我没有试着从他那里学到什么东西。我想我们两个都在那次合作中有所收获。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在线报名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