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
联系我们|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成长故事 >

华裔棋手袁元凌谈美国国象之怪现象

日期:2015-05-04 17:24|来源:未知|作者:admin

日前,加拿大籍华裔棋手袁元凌(Yuanling Yuan)在《华尔街日报》撰文,谈美国国际象棋文化之咄咄怪事,摘要如下:

  近十年,许多外国国际象棋棋手来到美国上大学并在毕业后定居。目前,在美国大学国际象棋比赛中,得奖者90%是外国棋手,占据统治地位。越来越多的大学把国际象棋作为体育项目之一。例如,达拉斯的德克萨斯大学在全球范围内招收具有国际象棋天赋的学生并给予全额奖学金及年度生活费。据说,在德克萨斯大学,人们给予国象队的欢呼声要超过给予棒球队的欢呼声。

  我在三年前跨越加美边界来到康涅狄格州的纽黑文(New Haven, Conn.),上耶鲁大学的本科。耶鲁并非国际象棋特长学校,但也给予我到美国各地参加国际象棋比赛的机会。我此前在加拿大曾作为半职业棋手下棋长达10之久,对美国国际象棋体制的运行感到吃惊。就此,我还同在美学习的一些外籍棋手探讨,倾听他们讲述一些国象文化冲击故事。令人惊奇的是,国际象棋在世界上竟然可以如此迥异!且听慢慢道来:

  怪事之一:国际象棋不是国际跳棋( Chess is NOT Checkers)

  1972年菲舍尔夺得世界冠军后,国际象棋在美国更加普及。当然,国际象棋在美国的普及程度比不上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等许多欧洲国家。“在格鲁吉亚,家家都有一副国际象棋并且都知道怎么下。人人都知道格鲁吉亚顶尖棋手的姓名、他们长什么样”,在巴尔的摩的对马里兰大学就读的国际大师娜芝派基泽(Nazí Paikidze)如此说。她继续道:“我来到美国,告诉我在马里兰大学的同学我是下国际象棋的职业棋手,而他们却以为我是下国际跳棋的,我无语了。” 错把国际象棋当作国际跳棋游戏,对一位职业国象棋手来说是莫大的侮辱。

  怪事之二:自备棋具(Bring Your Own Chess)

  自备棋具是美国国际象棋比赛的特色,即使一些大型比赛也不例外。而对于初到美国的外籍棋手来说,这却是一件闻所未闻的新鲜事。世界各地的大型比赛都提供标准的国际象棋和棋钟,而美国则例外。外籍职业国际象棋棋手习惯使用标准的木制棋子和棕色和米色相间的棋盘,自备棋具对于他们来说有些哭笑不得。就读于在马里兰大学的德籍学生呼琴贝瑟(Niclas Huschenbeth)是一位特级大师,他是这么说的:“你可能在绿白棋盘上下一局,接下来在红白相间的棋盘上下一局,然后又在蓝白相间的棋盘上下一局!”

怪事之三:下棋吃饭睡觉一再重复(Play Chess. Eat. Sleep. Repeat)

  外籍棋手感到不能适应另一事情是美国的赛事安排非常之紧凑。职业国际象棋平均每个对局持续时间4-5个小时,而在美国,人们要求棋手一天下两个对局。在印度、俄罗斯、格鲁吉亚和欧洲其他国家,一般一天下一个对局,在接连几张紧张的脑力劳动后还可能有一天休息日(rest day)放松一下。在欧洲9天的比赛日程,在美国则被缩短到5天,棋手除了下棋、吃饭、睡觉,醒来后再次重复上述一切之外别无选择。美国真是讲效率的国度!

  怪事之四:棋艺水平相对论( Expertise is Relative)

  在美国,成为国际象棋大师并不是教国际象棋的先决条件。在美国,各种不同层次的教练比比皆是,他们由等级分1600分业余棋手至等级分2600分的顶级特级大师担任。林登伍德大学的学生、国际大师卡纳潘(Priyadharshan Kannappan)注意到这一点,他评论道:“在印度,你想教国际象棋,必须是国际大师,等级分在2400分以上。印度所有的年轻棋手都希望能像阿南德一样成为世界冠军。如果你没能力教出一个世界冠军,他们的父亲会立即解雇你。而在这里,等级分1600分的人训练1300分的棋手,1900分的人训练1600分的棋手,而大师则训练1900分的棋手。”因此,具有大师称号的外籍棋手在美国低层次棋手的教练员市场上并无竞争力。

  怪事之五:比赛场地豪华(Luxurious Venues)

  初次参加美国的国际象棋比赛,大多数外籍棋手都为比赛场地之豪华而感到惬意。在美国,重要赛事一般均选择在希尔顿或者喜来顿大酒店的多功能厅举行,场地足以容纳500名或者更多的棋手。光线明亮,墙上油画精美点缀,桌上铺着桌布,整个氛围非常适合下国际象棋。而在加拿大,国际象棋比赛经常在教堂、学校、社区中心等建筑的底层举行,许多人拥挤在一个狭小、阴暗和闷热的空间里。

  怪事之六:可以有两次机会(Second-Chance Chess)

  初战失利,退出再重新进入比赛,美国提供这种机会,因此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国度。以9轮瑞士制比赛为例,棋手可以注册标准的5天日程比赛或者缩短的4天日程比赛。5天日程比赛头一天1局棋,第二天2局棋,第3天和4天,同4天日程比赛合并。如果乐注册5天日程比赛,头一天首战失利,不必灰心,美国比赛体系给了你第二次机会,你可以先退出比赛,然后再重新注册参加4天日程比赛,什么都不耽误!

  怪事之七:自己登录比赛结果(Record Your Own Results)

在国际比赛中,结束一局比赛的标准程序是诚心诚意地同对手握手,互相在对避记录纸上签名并等着裁判过来记录比赛结果。原籍亚美尼亚的女子特级大师亚布拉罕米安(Tatev Abrahamyan)毕业于加里福尼亚大学,她讲述初次参加美国国际象棋比赛的经历如下:“在赢棋后,我在记录纸上签了字,然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静静地等待裁判,而我的对手则站起身来走了。对此,我不知所措。过了一阵子我才明白过来,门外有一块巨大的板贴着对阵列表,我应该自己去登录比赛结果!”

  怪事之八:没有特殊待遇(No Special Treatment)

  在欧洲,对于特级大师参赛规定特殊条件是通常的做法:免交报名费,提供免费住宿,甚至给予一定出场费,总之,比赛组织者基于一般礼节,总要给予特级大师参加比赛以一定的回报。不幸的是,在美国,外籍棋手参加大型比赛,组织者提供的优惠相比之下少得可怜,如果最终得奖,还要从奖金中扣除已免除的报名费。

  怪事之九:下棋和听音乐(Chess and a Beat)

  你认为在国际象棋比赛中应该禁止使用电子产品,以防止棋手用电脑引擎来分析对局。对呀,但在美国,在任何一个国际象棋比赛中你至少都能发现有人坐在棋盘前,头戴耳机并随着音乐节奏摇头晃脑。特级大师呼琴贝瑟讲述他的亲身经历:“有一次,比赛负责人在比赛中听听到电话铃声响,他平静地说:‘对了,我忘记告诉大家,在比赛期间,你们不能使用手机!’而这种情况,在德国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怪事之十:下棋和职业生涯两不误(Juggling Chess and Career)

  美国国际象棋体制独一无二,允许你继续最高水平的国际象棋追求,同时可以全力求学或者工作,两者兼顾,两不耽误。缩短比赛日程,国际象棋所消耗的时间就要少些。就此,国际大师派基泽在规划未来时感到兴奋:“我热爱国际象棋,仅仅把它当作爱好保留下来,对我来说是很痛苦的,现在好了,从事时装设计也成了我的梦想。假如回到格鲁吉亚,那么我就要面临选择其中之一,而我只能选择国际象棋。”出生于乌克兰,最近刚从宾昔法尼亚大学法学院毕业的梅列金娜和我通过共同主办SubLite网站,能够既继续学业,又找出时间每年参加一些重要比赛。

  注:袁元凌现就读于耶鲁大学经济系,是一名职业棋手,她7岁学棋,14岁成为加拿大最年轻的国际大师,系加拿大的头号女棋手,曾多次代表加拿大参加国际象棋奥林匹克团体赛等重要赛事。袁元凌同梅列金娜共同成立了SubLite LLC网络平台,帮助大学生寻找暑期实习和住宿。这一网络平台成立一年来,目前有来自全美350多所大学约6000多人使用。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在线报名 |联系我们